关于蒂尔的唯美语录

内容编辑:好句子网 内容栏目: 经典说说
关于蒂尔的唯美语录

●雨轻轻地在城市上空落着

阿尔蒂尔?兰波

泪洒落在我的心上

像雨在城市上空落着。

啊,是什么样的忧伤

荆棘般降临我的心上?

啊,地面和屋顶的雨

这样温柔地喧闹!

对我的心的忧愁,

啊,这扬起歌声的雨!

雨水洒落,没来由啊,

落在这病了的心里。

什么?没有人背弃我?

这忧伤没来由啊。

这确是最坏的悲哀: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没有恨也没有爱,

我的心有这许多悲哀。

----◎ 魏尔伦《泪洒落在我的心上》

●“我从前还给你的是另外一串完全相同的。到现在,我们花了十年工夫才付清它的代价。像我们什么也没有的人,你明白这件事是不容易的……现在算是还清了帐,我是结结实实满意的了。”

伏来士洁太太停住了脚步:

“你可是说从前买了一串金刚钻项链来赔偿我的那一串?”

“对呀,你从前简直没有看出来,是吗?那两串东西原是完全相同的。”

说完,她用一阵自负而又天真的快乐神气微笑了。

伏来士洁太太很受感动了,抓住了她两只手:

“唉。可怜的玛蒂尔德,不过我那一串本是假的,顶多值得五百金法郎!……” ----莫泊桑《项链》

●玛蒂尔德:我不想失去你,莱昂。

莱昂:你不会失去我。你让我尝到了生活的滋味。我想要快乐。睡在床上,有自己的根。你永远不会再孤独了,玛蒂尔德。求你,走吧,宝贝,走。镇定,现在就走,走。 ----《这个杀手不太冷》

●在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小女孩玛蒂尔德又被父母揍了一顿,鼻血直流地站在家门前的走廊上,莱昂从外面回来,经过她身边,给她递了一块手帕擦鼻血。Mathilda: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re a kid?玛蒂尔德:人生总是这么痛苦的吗?还是只有童年痛苦?Léon:Always like this.莱昂:总是这么痛苦。 ----《这个杀手不太冷》

●又是那样 门被锁起来 我没有错 我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都是我的错 他们不管怎么样 都是我的错 我去倒杯水 他们会说 我不想看见你 你怎么不去死呢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是玛蒂尔德说的 我好羡慕她 她事少还享受过温暖 而我被逼得患上植物性神经混乱 我不敢和他们说 就自己偷偷去医院。 为什么我的父母是这样的 我没有玩伴 没有工作 没有七情六欲 以前还会觉得委屈会自己在房间偷偷的哭 现在已经哭不出来了 应为我好累 没哭泣的力气 我这样的为什么不去死 我不敢

●1988年,虽然有冷战,但内心却火热,虽然不富裕,但却有段内心温暖的岁月。当然,跟现在比起来,无疑是旧石器时代,是个模拟时代。但是,我们的18岁,自认为是在时代的最前沿,历史上最先开始穿拖鞋式运动鞋,甚至搭配一身牛仔时装。还携带随身听,听着申海澈的歌!男人们为萨默斯还有王祖贤和苏菲玛索、希娜娜老师而疯狂!我们则痴迷于雷明顿斯蒂尔、汤姆克鲁斯、理查基尔,还有新街边男孩的哥哥们。但是不管男女,那时候的年轻人,有一部最爱的电影!那就是英雄本色2 ----《请回答1988》

●我梦见了那个做梦的女人。他说。

马蒂尔德让他讲讲那个梦。

我梦见他梦见了我。他说。

这是博尔赫斯的情节。我说。

他失望地看着我。已经被写过了?

就算现在还没写,总有一天他会写的。我说,这将是他的迷宫之一。 ----加西亚·马尔克斯《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

●珍妮特看向洛格伦太太,寻求准许。洛格伦太太终于点头,这回轮到珍妮特靠在工作台上。“他的名字是卡尔·艾弗森。他是一个杀人犯,”她低声说,就像一个女学生冒失地讲出一个故事,“大约三个月前刑事局送他来了这里。他被从斯蒂尔沃特假释出狱,因为他身患癌症,命不久矣。”

洛格伦太太恼怒地说道:“显然,胰腺癌是再合理不过的报应。”

“他是一个谋杀犯?”我问道。

珍妮特环顾四周,确保没人偷听。“三十年前他强奸并杀害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她轻声说,“我在他的卷宗里读到的。杀害她后,他试图在他的工具棚焚烧掉她的尸体来毁灭证据。”

一个强奸犯和谋杀犯。我来希尔维尤是为了寻找一位英雄,却找到了一个恶棍。他当然是个有故事的人物,但我要写的是这种故事吗?我的同学们 ----艾伦·艾丝肯斯《我们掩埋的人生》

●“伟大的心灵是不屑于散布自己所感到的惶惑的。”这个警句大概出自克洛蒂尔德之口。 ----纪德《窄门》

●我对耐心这个东西特别敏感。之所以敏感是因为我有一个发现,这个发现想必朋友们都会同意,当代的中国是没有耐心的。我们热衷于快。我们喜爱的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这太滑稽了,这个振奋了我们几十年的判断伤害了我们这个民族,它让高贵的生命变得粗鄙,直接就是印钞机上吐出来的印刷品。我们人心惶惶,我们争先恐后,我们汗流浃背,我们就此失去了优雅、淡定、从容和含英咡华般的自我观照。没有耐心,极大地伤害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气质耐心有它的标志,——我们能像还钱一样耐心地挣钱——我们还能像挣钱一样耐心地还钱,就像马蒂尔德所做的那样。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意思,挣钱的态度决定了还钱的态度,还钱的态度也决定了挣钱的态度。 ----毕飞宇《小说课》

●当狐狸遇见小王子,它学会了等待和叹息。

当瓦利遇见爱娃,最是那低眉的忧伤,定格了爱慕的全部含义。

当少女玛蒂尔达遇见杀手里昂,流浪漂泊的万年青终于有了根。

当Rose遇见Jack,这个男人彻底拯救了她,并永远活在她记忆里。 ----《绘心-遇见卷》

●“你这是根据直觉的推理,这不行。麦蒂尔德小姐的确开了枪,但是如果你认为她真的打伤了凶手的手,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霍尔达依然坚持道:“可是我依然认为我的推论是可信的。”

劳斯侦探一本正经地说:“不,你还缺少一点观察力。你看看那条手绢,那血像是伤口的血吗?我认为凶手没有受伤。霍尔达先生,他没有受伤,而是流了鼻血。”

霍尔达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劳斯侦探。

劳斯侦探继续说:“你还没想通吗?你想,为了杀人潜入黄色房间的凶手,能因为手负一点小伤就中止犯罪吗?凶手是用右手拿手绢擦过鼻血后,又在墙上抹了一下,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加斯通·勒鲁《黄屋奇案》

●“不知道帕特·蒂尔曼有没有跟你们打过球?”戴姆沉思着大声说。几名球员看了他一眼,不过没有人回答。于是,戴姆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本·方登《漫长的中场休息》

●二月一日,人人都在谈论燕八哥。燕八哥当初是一艘客轮由欧洲带来的。有一百只特意放生在中央公园里,今天那成千上万无数的燕八哥就是那一百只的后代。据艾德温?韦?蒂尔说:“它们会来到这儿,全是因为某人异想天开。那人叫尤金?西佛林是个富有的纽约药商。他有项奇特的嗜好,就是要把威廉?莎士比亚作品里所有提到过的鸟,都引入美国。”那些鸟在新的国度里适应得好极了。 ----安妮·迪拉德《听客溪的朝圣》

●你讲完了没有斯莱德中校?

没有。我才刚刚开了个头!我不知道那些有名的校友是谁——威廉·霍华德塔夫、威廉·詹尼斯·布莱克、威廉·蒂尔,管他呢;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了,就算有也不在了。你眼下正在打造用来运送告密者的远洋轮,要是你以为正在把他们培养成男子汉,那么你想错了,因为你扼杀的恰恰是这种精神,也就这学校所声称的立校精神。 ----《闻香识女人》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