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一万斤美文

内容编辑:好句子网 内容栏目: 经典美文
爱有一万斤美文

爱可以一万年,还可以一万斤?儿子临去大学时向老爹要的礼物是什么,你一定猜不到。

老海没有老婆,自己带着儿子到城里讨生活。他除了一身力气,一无所长,只能在火车站和码头干苦力。儿子阿边十三岁,正读小学六年级,老海求爷爷告奶奶,好歹让儿子挤进了城里的课堂。

有一个星期天,听说公园大门都不收票了,老海也开了趟洋荤,学城里人带儿子去逛公园。爷儿俩身上自带着水和馒头,一路逛一路吃,叫花子扭秧歌——穷快活。走到游乐园,眼前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新鲜稀奇的玩意儿可真是太多了。阿边到这就不肯走了,瞪着两只小眼睛看得入了迷。尤其是那个可以坐人的玩具火车,跟真的一样,脑袋上还喷烟哩,阿边看着火车开了一回又一回,脸上笑个不停。

老海担心儿子也想学城里的小孩要上去坐,悄悄打量了一下价格,天哪,坐一回几分钟的工夫,竟要五块钱!他正想拉儿子走开,不巧,这时火车上刚下来一批乘客,其中有一个居然是儿子的同学,看见阿边,一脸兴奋地嚷:“小边,你快去坐啊,可好玩啦!”

儿子本来只是一脸羡慕,可听了同学的话后,他就真的要上去体验一下了,对老海说:“爹,让我去坐一回。”

老海皱皱眉头:“坐这屁火车干啥!咱真的都坐过了,还稀罕这个?”

儿子嘟着嘴巴说:“这不同,这不同。我就是要坐一回!”老海这趟出来“旅游”,本就没有花一个子儿的打算,扭头又看一眼票价,心想:五块钱呢,够我们爷俩一天菜钱了,就坚决不同意儿子的恳求:“走走走,想坐火车还不容易,等过年的时候,让你坐真家伙!”

儿子扯住他衣服,可怜巴巴地说:“就让我坐一回吧!”

老海一巴掌打过去:“坐个屁!你以为不要钱啊!”

儿子这才不敢吭声了,眼里含着泪水,却也没有流出来,低下脑袋让老海扯回了家。

过了几天,老海忽然发现儿子的饭量大了好多,中午放学进门,饿得奄奄一息的样子,捧起碗就猛吃,像是饿死鬼投胎来了。老海有一天皱着眉头说:“你早上没吃饭咋的,饿成这样?”

儿子也不吭声,只是低着脑袋扒饭。

一天夜里,老海检查儿子的书包,居然从里面查出一沓零钱,全是一毛、两毛的。老海愣了愣,接着就明白了,这钱是给儿子吃早饭的,一天两毛钱,可以买个馒头就开水。

老海这下火了,把那沓零钱往儿子面前一放:“你把早饭钱存起来做啥?”

儿子吃了一惊,见瞒不住,只好承认说:“我、我想存够五块钱……坐、坐火车。”

老海不由叹了口气。儿子人小心大,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多了。他其实不是贪坐火车的那几分钟快乐,而是想和城里的同学平起平坐,要争回一口气呢!

老海眼眶一下就湿了,语气缓了下来:“儿子,咱不能跟人家比呀,拿五块钱和人家比,划不来!”

儿子不服气:“不,我同学坐得,我也坐得!”

见儿子这么犟,老海又来气了,把钱塞进了自己口袋:“这钱我没收了啊,我就是宁愿让你挨饿,也不能让你把钱拿去糟蹋!”

第二天起,老海就不再让儿子直接管钱了,每天都给儿子买好了馒头再走。

又过了些日子,有一天因为揽不到什么活,老海收工早了些。快到家的时候,忽然在街上看见了儿子,只见他把脑袋埋在一个垃圾桶里,正起劲地往外掏着什么。

老海跑过去一提儿子:“你在这干啥呢?”

儿子大惊失色,说不出话来。老海一看,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蛇皮袋子,不用说,敢情是搞起了副业,在捡破烂呢。

老海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把儿子往地上一扔说:“我养不起你啦?谁叫你来捡破烂的?”

儿子咬着嘴唇不说话,老海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儿子才冷不防哭着喊了一句:“爹,我要坐火车!”

老海差点儿也哭了。“你这个傻瓜啊!”老海心里忽然一颤,一咬牙,从怀里摸出十块钱塞到儿子手里,“这是我今天挣的十块钱,你拿去坐吧,以后再也不能捡破烂了。记住,只能坐一回,把剩下的五块钱拿回来给我!”说罢转身恨恨走了。

做好了饭,儿子还没回来。老海在家等了好久,眼看天已经黑了,儿子仍然没回家。老海心里又担心又生气,这小子难道还敢坐两回?要不,就是把剩下的五块钱拿去花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门忽然开了,儿子跌跌撞撞走进来,灰头土脸,身上没一块干净的。老海火大了,扯过一根棍子作势要打:“你死哪去了?是不是把钱都花光了?”

“爹,没有啊……”儿子哇地一下哭了,一边哭,一边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五元钱,“钱在这,爹,我就坐了一回……”

老海心一软,把棍一扔,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儿子,别怪爹,等以后有钱了,我让你天天坐火车!”

一眨眼,七年过去了,儿子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虽说学费挺贵,可老海一点儿也不犯愁,这几年他靠攒的辛苦钱,自己慢慢做起了小买卖,生意还挺红火,儿子的学费早就备足了。

儿子临去学校前,老海高兴啊,还想送儿子点什么礼物作为奖励。想来想去,老海说:“儿子,爹给你买台电脑吧,笔记本的,跟谁比也不会差!”

儿子笑了笑,只是望着他不说话。老海挠挠头皮:“咋的?你不喜欢?那你说吧,要什么?小车现在爹还买不起哦!”

儿子又是望着他笑,想了想说:“爹,我什么都不要,只想去公园坐一回火车。”

老海一听乐了,这都快二十的人了,还坐什么玩具火车?儿子说:“我还没坐过一回呢!”

老海一愣:“你以前,爹不是给十块钱你坐过了吗?还找回我五块呢。”

儿子含笑不语,没回答他的话,却问道:“爹,咱们刚来城里时很穷吧?您是在码头给人挑东西吗?我还没听你说过这些呢,今天给我说说吧!”

老海怔了一会,想起以前的光景,他就禁不住感慨万端。那会儿在车站、码头搬运东西,赚的每一分钱都是用汗水泡出来的。在码头给人家把砖从船上挑下来,一块砖只挣到一分钱。一天就算挑上几千块砖,那也只有区区几十块钱,可谁又能一天挑几千块砖哟?

“爹,我真的没有去坐过火车呢。”儿子眼里忽然闪动着泪花,不等老海反应过来,儿子进屋里拿了一张纸条递给他,“你当时给我的十块钱,我还留着。”

老海接过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十块钱,分明就是一张单子。上面写着几个数字,老海瞧了瞧,一拍脑袋:这是当初他在码头挑砖时候的结账单啊。上面的数字是他挑砖的块数,以及算好的工钱,一千块砖,十块钱。他向来是等一段时间,才拿这些结账单去领钱的。没想到,把这张结账单当十块钱错拿给了儿子。

他疑惑地望着儿子:“你还我那五块钱是哪儿来的?”忽然他就明白了,儿子那天回来那么晚,肯定是因为要捡垃圾,挣够那五块钱才回家的。

这时,儿子把他手中的结账单拿了回去:“爹,这十块钱有一万斤重,够我一辈子花了!”

老海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