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九点悦读 > 雏菊

雏菊

内容编辑:好句子网 内容栏目: 九点悦读
雏菊

陈佩瑢是父亲陈老板一个人带大的。父亲和周伯父合伙做服装生意,虽然幼年丧母,她在父亲和周伯父一家的关怀呵护下健康成长。

她容貌昳丽,肤若凝脂,笑起来如春花盛开般,带着露水,映着曦光。

十六岁生日之前,父亲要去香港谈生意。临行前,她依依不舍,跟父亲撒娇,“爸爸一定要早点回来。”父亲摸摸她柔软的栗色长发,安慰她一定会在生日之前回家。

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

周伯父告诉她这个一辈子都不想听到的消息,父亲遭遇车祸,当场死亡。如同噩梦般,像是一双有力的手掐住了她的喉咙,怎么也挣脱不了。两耳充血眼前乌黑,双腿软绵绵的怎么也不听使唤。

佩瑢感觉像是做了一个梦,醒来后,床边坐着周伯母,周伯母眼里含着泪水,面容憔悴,看到她醒来赶紧安抚她,询问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周伯母的儿子周云峥也进来了,后面跟着医生。佩瑢忽然想起瘫倒之前听到的噩耗。她拉着伯母的胳膊,焦急地问她:“爸爸呢,爸爸呢,爸爸回来了吗?。”

“乖乖,爸爸不在了,你千万要想开,有伯父伯母在呢。”周伯母生性温柔似水,心肠软,看到可怜焦急的佩瑢,止不住的泪水。

云峥过去抱着佩瑢,“佩瑢,还有我们呢,我们都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别怕,别难过,我会一直好好保护你的,爸爸妈妈也是。”向来坚强的男孩遭到生离死别也会悲痛不已,留下两行热泪。

一段时间后,佩瑢渐渐养好了身体,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天真烂漫的少女,家中遭此变故,她忧郁至极,万分痛苦,却无法处理父亲的产业和家里的混乱。父亲是个孤儿,经社会好心人士的赞助完成学业,他死后,佩瑢没有亲人可以投靠了。

还好有周伯父一家的帮助。周伯父是父亲的生意伙伴,也是父亲的好朋友。父亲走后,陈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全是他帮助处理好的,父亲早就立好遗嘱,他离世后,一部分产业捐给社会,剩下全部归于陈佩瑢所属。在安顿好家中杂事后,周伯父请来律师和陈佩瑢,做好了关于遗产转交的工作。而陈佩瑢,周伯父一家无论如何都希望她可以搬到周家住。

在父亲的悉心呵护下,佩瑢善良单纯,同孩子一般,不知社会之复杂,不知人心险恶。原本就没了亲人呵护疼爱,现在更为可怜。尤其是周伯母,她没有女儿,曾经和陈太太是无话不说的好友,从小看着佩瑢长大,说什么也要把佩瑢接去同他们同住。

佩瑢信赖伯父伯母,很快便搬去周家。

周云峥是周伯父的独子,小佩瑢一岁,他和佩瑢也算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便跟在佩瑢屁股后面,佩瑢总是欺负他,他也不哭闹,任由她。他总是对别人说:“佩瑢姐姐最漂亮,我长大了要娶她当媳妇。”别人拿这话故意和佩瑢开玩笑,佩瑢便很生气,“我才不会给这个小矮子当媳妇,我最讨厌他了。”慢慢地他们长大了,云峥不在把娶佩瑢姐姐当媳妇的话挂在嘴边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对佩瑢有了一层更特殊的情感,青春期的男孩子很害羞,尤其是面对喜欢的女孩。他总是喜欢站在她身后,看她欢笑他便欢笑,看她悲伤他便赶紧去安慰她,若是有人欺负她,他便偷偷给她出气。佩瑢比他早熟一些,只是故意不了解他的心意,在她心里,云峥还是那个不成熟的小孩子。

佩瑢在私立高中读高一,云峥在隔壁的学校读初三。他们每天一同上学,一起回家。周云峥长得阳光帅气,是篮球队的队长,成绩优异,经常有小女孩偷偷把情书和巧克力放在他的桌洞里,情书他从来不看,巧克力便送给佩瑢吃。和佩瑢的高中隔着一堵墙,他站在四楼往那边看,尽管看到的人像蚂蚁一般,他都会觉得这些小蚂蚁中有一只是佩瑢。

佩瑢成绩并不优异,好在她有绘画天赋,便选定艺术生这条道路,周末要去离家很远的画室学画画,周伯母便陪她一起去。佩瑢五岁丧母,周伯母从小便把她当做亲生女儿般对待,弥补了她缺失的母爱。她在画室学画画,伯母便去附近的咖啡馆坐着看看书,以前听父亲说,伯母身体不好,她早年是个高中教师,因为旧病复发便在家养病,伯父很爱她,不让她操劳家里的事。佩瑢一来,她看到这个可爱娇憨的少女,便觉得身体恢复了很多,一想到她的身世这么可怜,便打起精神要好好照顾她。

周伯父平日工作繁重,休息日他便带着一家人去郊外看看风景。

他稳重成熟儒雅健谈,生意场上雷厉风行,对待家人温和关爱。周伯母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嫁给了他,支持鼓励他去闯事业。她照料家中大小事,是个贤妻更是良母。风风雨雨多年一直恩爱如初。佩瑢很羡慕他们的爱情,她喜欢像伯父这样成熟睿智的男性。

伯父周谦为人正直,又果敢精明,他爱护流水线员工,又关爱穷人,节假日他带云峥佩瑢去敬老院或是福利院做义工,佩瑢敬佩伯父,也爱慕他。

伯父下班后总喜欢给伯母带几枝花回来,佩瑢便说,“伯父好雅致。”“下次便给佩瑢也带几枝,伯父还不知道佩瑢喜欢什么花呢?”“我喜欢雏菊。”

“雏菊象征着纯洁,永远的快乐,送雏菊花就是送给佩瑢永远的快乐。”伯母温柔地抚摸着佩瑢软软的头发。

雏菊还有一层寓意,是藏在心底的爱。

此后,佩瑢卧室的白瓷瓶总会插着几枝雏菊花,但并不都是伯父送的。

(二)

五年过去了,佩瑢二十一岁,在另一个城市的美院读服装设计专业,她从小便展现出自己出色的绘画天赋,喜欢在作业本的后面画画,画的都是穿着漂亮衣裙的长发少女。那时父亲看到她的画,摸摸她的小脑袋对她说,“我的佩瑢以后一定是非常厉害的服装设计师。”

小小的佩瑢便在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要成为优秀的服装设计师。

父亲去世后,佩瑢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梦想,她是系里最优秀的学生,知名教授邓华秋先生的得意门生。

云峥也来到了这个城市,在离美院不远的大学读管理专业。毫无疑问,他是为了佩瑢。

这么多年过去,云峥从来没有改过自己的心意,佩瑢是他放不下的那个人。每到周末的闲暇时光,他就来美院,给佩瑢送她爱吃的甜品,这家甜品最早设立在欧洲,口感甜而不腻,价格有些昂贵。周先生并不溺爱儿子,虽然家境优越,云峥的生活费和普通家庭的同学都是差不多的,他还经常和同学去做兼职。给佩瑢买甜品的钱都是他攒了很久的,除此之外,还会带一束雏菊花。

20岁的云峥外表俊雅,谦和稳重,富有磁性的声音。他是学校广播站的主持人,校篮球队副队长,成绩优异,自然是许多女孩心仪的对象。可他心里早就住着佩瑢了,钱包里放着佩瑢的照片,抽屉里放着佩瑢刚读大学时给他写的信,信里表达了对他的思念和牵挂。

“云峥

许久未见,家里可安好?

伯父最近工作忙不忙,他有时匆忙顾不得吃饭,你一定要他提醒他,省得犯下胃病,若是来不及,用保温饭盒盛些粳米粥,他很爱喝。还要提醒他工作不忙时多去锻炼锻炼。

伯母身体怎样?一定要告诉她我很好,请她不要担心我,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还有你,很快就要高考了,我倒不是担心你的成绩,只是怕压力太大,会影响你的身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叫伯父伯母担心。你太爱喝冷饮了,天气凉了,多喝温水,饮料少喝,饮食要清淡,你总说自己肠胃功能好,但是还是要好好注意,少吃街头小贩的卖的小吃,多吃清淡营养的。如果遇到麻烦一定要告诉我。”

佩瑢很少给他写信,却常给伯父伯母写信,毕竟已经长大了,男女之间还是要保持距离。每次云峥来学校看她,他们聊一会儿,佩瑢便告诉他教授额外给她布置了作业,让他先回去,周末多留出一点时间给他自己,甜品她早就不喜欢吃了,让云峥以后不要再破费了。云峥很落寞,他却以为佩瑢是不想让他多花钱才这么说的,但是看到佩瑢带着他送的雏菊发绳,心里还是开心了不少。佩瑢并没有什么作业,她还是不想总跟云峥独处,因为她羞于面对他。她更希望伯父多来看看她,她带着伯父送的雏菊胸针,裙子的碎花也是雏菊。回到寝室,她躺在床上,把头发散开好让它舒服一些。头绳不小心掉下床,雏菊摔碎了。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她忘记这是她什么时候买的了。

她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慕周伯父,伯父四十二岁。伯父和她交谈更像是一位知心朋友,而不是长辈关怀小辈。她喜欢看伯父和别人谈笑风生,从容不迫地处理好大小事。敬佩他心中有大爱,体贴温和,弥补了她缺失的安全感。伯父总是会注意观察她的喜好,知道她喜欢一款外国的香水,便托朋友从国外带来。18岁生日时,他想到佩瑢把自己设计的一款礼服拿给他看,便找优秀的裁缝做出来,佩瑢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穿着它,风采奕奕,受人瞩目。

(三)

26岁,佩瑢留法归来。

两年前,伯母去世了,佩瑢悲痛欲绝,她早就把她当做自己的母亲了,伯母去世前和她说,如果有可能,她希望佩瑢能和云峥在一起。她不爱云峥,一直把云峥当做弟弟,为了让伯母安心,她点点头。

伯父退休了,没有了伯母,他无心继续打拼,想把余下的日子过得自由开心,生意交给云峥打理了。

佩瑢回到伯父的公司,负责设计,云峥负责管理。

伯父经常去旅行,了解风土人情,也去做极限运动,写成游记。佩瑢还是保持着对伯父的爱恋,云峥追求她几次,她拒绝几次。

佩瑢陪伯父去日本旅行,她说自己想出去放松放松。

他们一起去看花火大会,佩瑢想向伯父说出她心底的爱慕之情。

“如果你伯母在的话该多好,她在世的时候我忙工作,也没带她出来玩玩,人没了才会珍惜有什么用啊。”

“不过伯母在天上看到佩瑢能有这么优秀,她肯定会很开心的。”伯父哽咽着。

佩瑢想到了伯母在世时对她的百般关爱,她怎么能在她去世后抢她的丈夫呢?她这么做肯定会让伯父难堪,以后会多么难为情,况且伯父心里只有伯母一人。如果说出来,又怎么面对云峥呢?

烟花绚烂,却又易逝,就让对伯父的感情随着烟花一起消逝在茫茫夜空吧。

回国后,佩瑢说她要去意大利进修一年,她想创立自己的品牌。她和云峥认真地谈了一次,他们希望彼此都幸福。

她把白瓷瓶的雏菊花扔了,那枚雏菊花胸针扔到海里,或许,她一直都不喜欢雏菊花。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