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九点悦读 > 车祸之前

车祸之前

内容编辑:好句子网 内容栏目: 九点悦读
车祸之前

施威站在斑马线上,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迎面驶来,速度极快,距离施威只有约五十米的距离。施威看到卡车的大灯不停地闪烁,滴滴的喇叭声震耳欲聋。卡车司机面目狰狞,脚踩刹车到底,几乎从座位上站立起来。照这种情形发展,两秒之内卡车便会撞上他。周围的行人被卡车鸣笛的声音吸引,纷纷投来惊恐的目光,一场悲剧在所难免。

站在马路中间的施威无疑是最为紧张的一个,就在上一秒指示行人通过的绿灯还亮着,可是当他到达马路中间的时候,绿灯就变成了黄灯。施威望着远处疾驰而来的卡车犹豫不决,“现在退回去应该还来得及。”他心里虽然这样想,可脚步仍然不能行动。“或许加快速度跑两步,应该可以在红灯亮起之前跑到马路对面。”当他准备启动横穿马路时,黄灯熄灭,红灯亮起。“完了。”施威心想,一向行事谨慎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会死于一场车祸。

自从他取得驾照以来从来没有违章过一次。每当他开车的时候必然是全神贯注。路面上的一切信息都时刻提醒着他要注意安全,“这是作为一个合格司机的基本素质”,他常常以此自勉。在市内驾车行驶的速度从来没有超过四十公里时——事实上,他开车从来没有超过二十公里时。五个手动档最常用的是一档和二档,偶尔提到三档,没等松开离合,就会退回到二档。至于四档五档,他买车的五年以来从未使用过。即使面前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障碍,他也会把速度严格控制在二十公里时以内,一旦超过这个速度,他便有一种无法掌控自己生命的危机感。因此在他买车的初期,上班常常因行驶速度过慢而迟到,半个月后,他还是选择了坐公交车上班。那辆小汽车,停在小区某处不显眼的位置,只有怕他生锈的时候才拉出来开一下。

施威开着他的小汽车上路非常谨慎,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从不压线——也不变道。好在他所在的城市是东西长,南北窄。一条中央大街贯穿全市,可以让他尽显“车技”。当然,因为开车需要浪费很多时间,大多数时候施威还是选择比较高效的交通方式——步行。在灾祸面前,施威不得不为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感到懊悔。

若不是他在自家楼下的水果店逗留过长的时间,兴许就不会遇到这性命攸关的时刻。施威这次过马路并没有什么时分重要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楼下的苹果涨价了!

楼下的水果店是施威常去的一家,其实他自己对水果并不很感兴趣。但是娶了一个酷爱吃水果的老婆,自从结婚以后,两个人常常到家楼下的水果店光顾。老婆对水果不挑剔,他们总是可以买到当季最物美价廉的水果,施威对苹果、香蕉、橘子、梨等等常见水果的价格浮动非常敏感。为此他还得到许多单位女同事的青睐,人们都赞许他是个懂得过日子的男人。可就在刚刚,施威到楼下水果店发现昨天还卖八块五一斤的苹果今天竟然涨到九块八。水果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秃头大胖子,是个很热情的人。他见施威站在苹果摊前看着价格犹豫不决,于是就上前解释了一番。原来是苹果原产地受灾,产量比去年又下降了百分之四十,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故此苹果又涨价了。但价格一夜之间就上涨这么多还是让施威感到不安。在与老板寒暄一阵之后,他还是决定到马路对面的水果店看看。胖老板不舍得失去一个客户,就说了一句“都是邻居,我便宜点卖你就是了。”施威回头微笑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若是少和秃头胖老板说句话或许现在就已经到对面了。或者当时不回头笑那一下也成啊。”施威追悔莫及,“梨子才五块三一斤,为什么就不能买梨子呢?”施威心想,若是买梨子自己也就无需过马路了,更何况,梨子的价格并不很贵。他是个卖水果的老手,怎么能不懂得这个行情,梨子虽然比去年也贵了些,但比起苹果价格的涨幅,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此时梨子必然是首选。可老婆自从怀孕之后说一不二,今天偏偏要吃苹果,那买回来的就必须是苹果。临出家门的时候,老婆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我今天就吃苹果,要红富士的,不许换别的,你要是拿回来别的,我就全给扔了喂狗吃。”走下一层楼梯的施威听到屋里老婆的怒吼声,又折回去,小心翼翼的打开们,看着老婆微笑着说,“老婆,狗不爱吃苹果。”“滚。”

“若是不回去和老婆说那句话或许也不能赶上这么倒霉的时刻。”刹车的刺耳声越来越近了。

可惜的是临死之前竟然惹得老婆不高兴,人生中听到最亲近的人对自己说的最后一个字竟然是“滚”。多么可悲的人生。原本温柔善良的老婆怎么就变成这样飞扬跋扈的暴脾气泼妇了呢?施威自认为自己的婚姻可圈可点十分成功,这多数要拜老婆所赐。他原本有一个相好的女友,两人相处了八年之久,可不知是什么原因总是离步入婚姻的殿堂差一小步。直到现在他还不理解,明明和前女友并没有什么矛盾,可她还是选择嫁给了别人。他还清晰的记得前女友和他分手时的最后场景——“你是个好人。”她留下这句话,翩翩离去。“她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莫非得了什么绝症,怕耽误了我的前程?或者是她要移民,不得不分手?”这些自我安慰式的解释让施威觉得生活的改变并不大。可好景不长,一周之后,前女友嫁给了别人——一个对她穷追不舍的屌丝。施威久久不能平静,直到现在的老婆出现在他面前。女孩开朗的性格和对他独特的温柔将施威从失恋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在女孩主动的求婚下,施威犹犹豫豫的答应了。就这样他被女孩倒追着走进了婚姻生活。

新婚是甜蜜的,但两个家庭的融合是不易的。施威的不善言辞直接影响了他在岳父岳母心中的形象。老两口不能想象自己的女婿性格如此绵软,尤其是他的岳父。为了维护家庭和谐,施威投其所好,陪岳父喝酒,从来不喝酒的施威第一次拿起酒杯,从酒精通过喉管是痛苦的表情能够看出他对待岳父的尊敬十分诚恳。对于喝酒的人来说,遇到能聊得来的知己是最好的下酒菜,可爷俩的酒局偏偏就少这道最关键的菜。毕竟人到了嫁女儿的年纪会有许多过往的经历可以回忆,多多少少也能拿到酒桌上作为谈资来调节气愤。施威和岳父喝酒只三顿就让老岳父把自己大半辈子人生讲了个遍。和一个不喜欢多说话的人喝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到后来两个人只能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喝酒谈论实事,确切的说是老爷子看着新闻,借着酒劲把本该默想的事情发出声音来。那场面别提多尴尬了。自从和女婿喝了两顿酒,老爷子明显感到自己酒量下降了,老婆子说他岁数大了他还不服,只说“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

其实施威很想讨岳父岳母的欢心,可每次岳父抛出一个话题,施威总会有正反两方面的结论。最初,两人探讨过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施威觉得项羽是个大英雄,渴望得到岳父的肯定,但岳父却说项羽只是匹夫之勇,最后还不是败给刘邦。后来某次,又提到项羽,施威说,项羽是匹夫之勇,这样便可和岳父达成一致,没成想岳父却说项羽是英雄之气,不然如何号称“霸王”。施威很困惑,便问,“爹上次不是说项羽乃匹夫之勇,为什么今天又称赞他有英雄之气呢?”“亏你还是大学生,爱因斯坦相对论不懂吗?”“那辩证唯物主义呢?”“你上一边去吧。”喝酒的老人脾气大。从此酒桌上施威更不敢言语了。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不一一列举。自从老婆怀孕,脾气变得恶劣,施威怀疑女儿的性格终究有她父亲的影子。

“今天我大难临头,和我那个好喝酒又脾气不好的岳父大有关系。但我的孩子是无辜的,若是男孩还好,即便像我这般随和也无妨,如何不能好好生活呢?若是个女儿,像我这般软弱,岂不被人欺负?不行,我得教她一些本事。省着遇人不淑,嫁个家庭暴力的,岂不是遗憾终生?”想到这,施威猛地向前跳出一步。大卡车满载着货物从身边疾驰而过。司机的叫骂声响彻云霄,盖过发动机的轰鸣。

施威见一旁的轿车已经远远的停在路口,示意自己通过,他没多想,迅速的跑到马路对面。问清了苹果的价格果然上涨了,于是又折回熟悉的老店买了五斤。回到家的路上他想起来。“若是个女儿脾气太暴,岂不是委屈了女婿?这该如何是好?”正犹豫,楼道里自上而下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施威,你能不能快点,买个苹果也这么慢,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净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